甜蜜的梦

父亲的声音通过耳机播放时,她安静地坐着。 他对她说话的每句话似乎都没有经过预演,但经过精心设计。

在聆听时,她会梦见他不记得自己发明的面孔。 每个音节,每个语调都改变了他的整个脸。

即使她可以决定他的形状和特征,他的眼睛颜色还是在不断变化。 他的声音使他们从一种色调转变为另一种色调。 在进行深思熟虑的警告时为蓝色,在他发出隐秘的洞察力时为棕色,而在发表关于生活的创造性描述时则为绿色。

在她听的时候,不仅仅是让她的大脑旋转的单词,还包括它们之间的沉默。 当他揉搓脸时,她可以听到深深的5点钟的阴影,听到他的椅子在移动,如果仔细听着,她会听到他的前牙在他的下意识中停顿的感觉。

她的父亲在她第二个生日过后不久就去了遥远的死亡之地。 这种声音,他的声音,一直是她的礼物。

她想,那些日子对他来说一定很辛苦。 这么多深夜花在给一个他永远不会完全认识的孩子录制信息上。

他和其他随笔一起讲故事和轶事,以适应她生活的各个阶段。

当她失去了第一颗牙齿时,他温柔地提醒她,在仙女来的时候要保持睡眠状态,直到早晨才偷看。

她的父亲也曾在那里祝贺她学会骑自行车时发出的笑调和笑声。

正是在听他的时候,她爱上了文学和艺术。 对于艺术家画笔的漩涡和轻拍,他的描述最为惊人。 在世界上,他的话语造就了它们将躺在高高的,摇摇欲坠的脚手架上,并将西斯廷教堂的每一个笔触画在一起。

所有这些都是他的设计。 他展望了未来,并预见了她将要遇到的许多问题,她应该知道的事情。 他的声音生活在一个他无法生存的世界中。

当他从历史上的次要和主要先知那里读到时,她会以他的客气话听他说起信仰。 谈到兄弟姐妹,国王和诺言时,拉丁语,希伯来语和阿拉伯语回荡。

当讨论天文学时,她会将他的声音传到房子后面的田野。 他们躺在高高的草丛中,看着星空成为偶像:英仙座,仙女座,猎户座。 他们将通过望远镜看到土星环或有条不紊地追踪月球坑。

她父亲的话始终是教instruction与崇敬的结合。

每天都会有新的录音。 他们会花时间用她知道的唯一方式来认识对方。

每天晚上,她都在被窝里暗自告别。

她听了无数次,但他从不厌倦他的声音,当他说: 甜梦,我的爱